北洋大时代道德篇(一百六十六):力善如缘无枝之树,才住脚便下坠。

民国六年的夏天,南北方硝烟再起,用兵孔道湖南成为北洋军阀德阅兵场,“北洋团体”各省人马云集,其中以皖系军阀的实力派倪嗣冲的“安武军”最为卖力,毕竟武力南征之策,扛纛者正是皖系军阀的掌门人段祺瑞。对于倪嗣冲而言,是年也是多事之秋。八月,其弟安武军行营司令倪毓棻在蚌埠病故,倪嗣冲想请假为其治丧,然因徐州一带匪乱未靖,未被批准。讨伐张勋之后,所部“辫子军”经请准,悉数改为安武新军。倪嗣冲花费数月,进行了改编。然而是年九月二日,驻安庆的安武军又发生哗变,统领李良臣被杀。后经查办拿获真凶。倪嗣冲对李良臣遇害“惭痛交并”。

其后,因为诸种事务缠身,倪嗣冲旧疾复发,心力憔悴,提出辞呈,北洋中枢因其治皖数年,难觅替人,徐世昌出面致电慰留。倪嗣冲确实不是什么善茬儿或者说好人,但是对于北洋团体之安危,则足够讲义气,当年老头子落难众叛亲离,拍案而起愿效犬马的就有倪嗣冲。此时对于段祺瑞征南战事,也是予以充分重视,他主张武力平乱,完成南北一统。面对湘南自主,桂、粤出兵,倪嗣冲认为西南战事,已难避免,大局所关,不容坐视。南北战争爆发后,倪嗣冲即决定派“安武军”入湘作战。是年十月十七日,他致电陆军部,“现拟筹备二十营,听候调遣,一经大部征集,立即可以出发。”

二十日,他再电陆军部,“敝处援湘军队,既准出发,以嗣冲愚见,必须派出二十营,方能独当一面,缓急可恃。现派安武军10营、炮队2连,由二路统领李传业充任司令,先行陆续开拔。另挑派新编安武军10营、炮队1营,由五路统领陈德修充任副司令。”二十二日,在致冯国璋、段祺瑞的电文中还称,“设若湖南紧急,嗣冲于一月以后,将皖省防务布置周妥,尚能筹备二十营、炮队一营。由嗣冲亲自督带赴湘援剿。”愿意亲征的倪嗣冲,此时已经年近半百。不过倪嗣冲的安武军,确实也能打硬仗,入湘以后,安武军的苦战,鼓舞了北洋军的士气,起初北洋军各部攻城略地。

但是随着南军实力派、曾经的“两广巡阅使”陆荣廷挥师进攻闽浙,冯国璋也密授前线直系军阀王汝贤、范国璋暗通曲直,发出通电,主张南北军和谈。段祺瑞气得撂挑子,却不甘对西南用兵的失败,再次联络各省力量,以便南征,倪嗣冲再次鞍前马后,积极筹备。然而此时直系军阀牵制,贻误战机,当张怀芝部进入湘东后,北洋军中疫病流行,南军乘势进攻。民国七年四月,北洋军阀试图由醴陵南下,沿湘东大道进取攸县,然而偷鸡不成蚀把米,湘粤军发起总攻,掩护北洋军主力后撤,据守黄土岭之张宗昌第六旅,以及李传业部安武军拼死抵抗,然终不支,遂放弃黄土岭。

最终,南军乘势猛追,连克醴陵、株洲,前锋距长沙省城仅数十里。经此一战,张怀芝部损伤惨重,施从滨师仅剩七百余人,张宗昌混成旅仅剩两营,李传业的安武军也死伤过半,战局突变至此,张怀芝借口剿匪遁回山东,只有倪嗣冲仍力挺危局,将原因归于“嗣冲愚见,皖省仅拨一旅,正恐复蹈前辙。现拟抽调步兵十四营,炮兵两营,由马镇守使联甲率往”,以及“现正招募输送队,克日出发”。倪嗣冲本人也再次请求离任皖督,赴前敌指挥,参陆处去电力阻,加上国院也加电止,倪方允不予亲征,其实直皖不和,自毁长城,才是北洋团体的症结所在。

参考资料:《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》、《菜根谭》、《倪嗣冲感日通电》、《倪嗣冲致曹锟等歌电》

首页体育